• <tr id='X5se3Ep3'><strong id='X5se3Ep3'></strong><small id='X5se3Ep3'></small><button id='X5se3Ep3'></button><li id='X5se3Ep3'><noscript id='X5se3Ep3'><big id='X5se3Ep3'></big><dt id='X5se3Ep3'></dt></noscript></li></tr><ol id='X5se3Ep3'><option id='X5se3Ep3'><table id='X5se3Ep3'><blockquote id='X5se3Ep3'><tbody id='X5se3Ep3'></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5se3Ep3'></u><kbd id='X5se3Ep3'><kbd id='X5se3Ep3'></kbd></kbd>

    <code id='X5se3Ep3'><strong id='X5se3Ep3'></strong></code>

    <fieldset id='X5se3Ep3'></fieldset>
          <span id='X5se3Ep3'></span>

              <ins id='X5se3Ep3'></ins>
              <acronym id='X5se3Ep3'><em id='X5se3Ep3'></em><td id='X5se3Ep3'><div id='X5se3Ep3'></div></td></acronym><address id='X5se3Ep3'><big id='X5se3Ep3'><big id='X5se3Ep3'></big><legend id='X5se3Ep3'></legend></big></address>

              <i id='X5se3Ep3'><div id='X5se3Ep3'><ins id='X5se3Ep3'></ins></div></i>
              <i id='X5se3Ep3'></i>
            1. <dl id='X5se3Ep3'></dl>
              1. <blockquote id='X5se3Ep3'><q id='X5se3Ep3'><noscript id='X5se3Ep3'></noscript><dt id='X5se3Ep3'></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5se3Ep3'><i id='X5se3Ep3'></i>

                中国人口“负增长时代”即将到来?专家答疑释惑

                2019-01-05 12:15:39 来源:湖州资讯门户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5日电(记者 付强 冷昊阳)中国人口负增长时代即将到来?日前,一则有关中国人口学术报告的发布,引发舆论热议。中国的人口负增长,是否真的在所难免,有啥长远影响?应对人口趋势,二孩政策如何发挥更大的作用?

                资料图 杨华峰 摄资料图 杨华峰 摄

                中国人口负增长,真的在所难免?

                这则在北京发布的报告,全称为《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其中指出,对于中国的人口而言,21世纪上半叶发生的最大的人口事件莫过于人口负增长时代的到来。

                绿皮书预测,中国人口将在2029年达到峰值14.42亿,从2030年开始进入持续的负增长,2050年减少到13.64亿,2065年减少到12.48亿,即缩减到1996年的规模。如果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的水平,人口负增长将提前到2027年左右出现,2065年人口将减少到11.72亿,相当于1990年的规模。

                此外,绿皮书还用了“势不可当”这个词来评价中国的人口负增长的在所难免,对此,国务院参事马力称,这一预测的结果较客观。

                马力解释称“原来生孩子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养儿防老、增加家庭劳动力,多一个儿子多一份养老保障、多一个劳动力多一份收入。但随着经济发展,尤其是社会保障制度不断完善,家庭功能外化,孩子的家庭效益逐步弱化,主要是精神慰藉,而社会效益大大提升,为社会提供劳动力及发展动力。”

                马力进一步阐述,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教育水平的提升,人们更加注重自我实现、自我发展。

                此外,马力还强调,生育率的惯性增长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这是人口发展的规律,低生育率不断积累人口负增长惯性。一旦启动了低生育率的列车,你怎么‘刹车’也得有一段惯性增长。所以对中国而言,未来的低生育率,是不可避免的发展趋势。”

                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二孩政策如何发挥更大作用?

                如何面对人口负增长的大趋势,很多人可能会首先想到“二孩政策”。

                2013年11月,《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2015年10月中共中央决定“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

                根据绿皮书数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根据全国人口变动抽样调查数据的推算分析表明,2016年二孩出生数量大幅上升,2017年二孩数量进一步上升至883万人,比2016年增加了162万人;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51.2%,比2016年提高了11个百分点。在全部出生婴儿中,二孩的比例明显提高,并且超过了50%。

                从“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政策对生育率的积极影响已经开始显现,但绿皮书同时指出,生育率提高的幅度不尽如人意;不少民众亦体会到,放开二孩后,想象中的生娃热潮似乎并没有那么热。

                对此,马力分析,生育愿意与生育行为之间存在较大差距,原国家卫计委2013年全国生育意愿调查显示,我国理想子女数为1.9个,但抚养成本、工作与生育关系、孩子照顾等原因,使已有一孩打算生二孩的妇女,最终生育的仅一半左右。也是“生娃热潮”不够热的原因。

                马力呼吁,国家在不断完善生育政策的同时,需建立相应的鼓励按政策生育的配套措施,破解年轻人“想生不敢生,想要不敢要”的难题,使人们能够更好地按愿意生育。

                老年人正在展厅参观社会保障的内容。中新网记者 李金磊 摄资料图:老年人正在展厅参观社会保障的内容。中新网记者 李金磊 摄

                中国老年人口每年净增746万

                绿皮书显示,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的中期阶段。

                对于这一阶段,绿皮书作出详细阐释:老龄化的中期阶段是从2011年开始到2040年左右结束,从2011年开始,中国老年人口进入了一个快速增长时期,2010~2040年老年人口将总共增加2.24亿人,年平均增长率为3.62%,平均每年净增746万。

                在此期间,1950年代和1960年代出生高峰队列将全部进入老年。在2040年,中国老龄化水平将达到23.84%,平均每年提高0.51个百分点。

                绿皮书称,与前一个阶段相比,中期阶段老龄化速度提高了3倍。因此,中国老龄化的动力机制已经转变为以老年人口增长为主导力量。

                对此,马力称,国家应举全国之力,尽快解决社会保障制度转型成本问题,确保社保资金池收支平衡,使广大群众对社保制度有信心。同时,抓紧把延迟退休提上日程。

                资料图:杜洋 摄资料图:杜洋 摄

                劳动力资源缩减,如何降低负面影响?

                在过去的一个时期里,中国经历了劳动力的快速增长,劳动力的无限供给曾经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重要条件,也曾经是中国经济比较优势的重要基础。进入21世纪后,劳动力供给发生了重大变化。

                绿皮书提出,2003年出现的“民工荒”标志着中国劳动力无限供给时代的结束,而到2013年,劳动年龄人口(16~64岁)比前一年减少了160万,又标志着中国潜在劳动力资源缩减时代的到来。

                绿皮书还提到,根据联合国预测结果显示,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在未来很长一个时期内将持续地加速减少,到2050年将减少2亿人。

                劳动力转为负增长,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是一个重大的变数:不仅给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带来结构性转变,同时也对各种相关制度的改革提出了迫切要求。

                面对劳动力持续衰退的现实,如何尽可能降低其对中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

                对此,马力直言,国家除了继续调整和完善生育政策外,要下大气力、超常规的提高劳动力素质和创新能力,大幅提高劳动生产率,实现人口红利优势转变为人才红利优势。(完)

                责编:刘湃